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

【爱在新年开始时】

发布日期:2018-05-01  来源:  阅读:加载中


    转自:羔羊文行天下

    「我竟然和她发生关係了!」

    女孩此刻正背对著我,而包裹在她身上的被单下,则露出了无布料遮掩地粉嫩香肩;我的下体,这时仍残留著从她蜜穴传来紧夹地舒爽快感……

    虽然各项铁证摆在我的眼前,可是我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!

    我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,就这麼望著漆黑的天花板,试著找出这段荒唐事件的起点,以釐清责任归属,确定谁该为这件事负责。

    一旦发生这种事,世人总认为女人始终是吃亏地一方,所以无论如何,男人都应该负责到底,但有些情况,并不是我只要说出「我会对妳负责」之类的说辞就能搪塞过去。

    脑袋昏沉的感觉,终於让我想起了整件事的始末!

    原来是那杯该死的酒!

    前几天她约我参加跨年晚会,我原本想拒绝,但后来听到她说,上礼拜才和男朋友分手了,假如一个人孤伶伶地待在家裡,说不定会想不开……

    欸!正因为我了解她那敢爱敢恨的个性,於是我在万般无奈下,只好答应她的邀约。

    就在昨晚──十二月三十一日,我下了班之后,就马上到她公司接她下班。
    原本我以为,她应该穿著公司制服下楼,然后要求我载她回家,换上适合参加派对的性感服饰,再赶去参加这场跨年盛会,可是当她上了我的车,脱下那袭白色的及膝大衣后,我才晓得我的想法实在是──大错特错!

    因为那是一套,裙襬长度只到大腿一半的连身迷你裙装。

    虽然说台湾属於亚热带气候,即使是严寒的冬天,气温也不至於低到零度以下,但这几天恰好遇上冷气团南下,全台气温据说约在十度上下……

    看著她身上与时节完全不搭轧的服装,我一度怀疑是我精神错乱,还是她根本不是正常人?

    「你干嘛这样看我?」她的神色有些不自在。

    「没、没什麼!呵呵……我终於晓得「爱美不怕流鼻水」的究极奥义了。」
    「嗟!因为今天的日子不一样咩!怎麼样,我穿这样好不好看?」

    「好看,当然好看!如果今天妳一个人去参加跨年的话,说不定想要认识妳的男人,得从市政府排到101大楼呢!」我语带调侃说道。

    不可否认,无论她的长相及身材,都属於名模级数的美女,但我对她早已熟到不能再熟,所以她即使长得再漂亮,身材再好,我都不可能和她变成男女朋友,甚至做出越矩的行为。

   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,就在我们参加完跨年晚会,她约我到酒吧喝了几杯酒之后,我们之间的关係,竟然就此出现了重大改变!

    「我以后该怎麼面对她?」

    我偷偷瞟了瞟她那白皙无瑕的胛背,脑袋一直思考著这个问题;然而在找不到适当人选,倾诉这个令人感到震惊与尷尬的问题下,我最后还是选择了──逃避!

    於是我躡手躡脚下了床,迅速拾起了地上的衣物,怀著强烈地忐忑与愧疚,连忙躲回自己的房间。

    这一夜,我失眠了!

    ※         ※         ※「我终於和他发生关係了!」
    我背对著他,将大半身子藏在他的被窝裡,故意露出肩膀和赤祼的背脊。
    虽然我用这麼赤祼方式告暗示他,我们之间的关係已经有了巨大改变,但他似乎仍想选择逃避。

    被他蹂躪过的私处,还残留著他激情过后的体液──温热且黏稠。一想到他不久前,有如出闸的猛兽般,在我体内恣意进出时,我的呼吸不由得又变得急促起来。

    为了不让他发觉我故意装睡,我只得继续一动也不动地背对著他,直到弹簧床骤然一轻,以及房门合上的轻响后,我才急忙衝进浴室,清理他遗留在我体内的秽渍。

    其实这一切,都是我精心安排的!

    没办法,谁叫他始终没感受到我对他的爱!

    只是当事情真正发生后,不晓得为什麼,我居然觉得有些后悔?!

    为什麼?难道我不爱他吗?

    不!

    我如果不爱他,怎麼会故意找了个和男朋友分手的理由,逼他非得和我一起参加跨年晚会呢?

    昨晚他到公司接我时,我特地换上了前几天才买的连身迷你短裙,原本想试探他对我的观感,可是不解风情的他,居然对我说了句「……我终於晓得「爱美不怕流鼻水」的究极奥义」的扫兴话。

    我本来想对他说「我可是特地穿给你看的耶」,但话到嘴上却变成了:「嗟!
    因为今天的日子不一样咩!怎麼样,我穿这样好不好看?」

    现在想起来,我真后悔当时没有明白告诉他实话。

    直到跨年晚会结束后,我又约他到酒吧喝了几杯酒,甚至趁著他去厕所的宝贵机会,在他酒杯裡偷偷下了点药,才让他终於有机会──佔有我!

    谁说下药逼姦是男人的专利?

    有时候,女人的执念,尤其是面对心爱的男人时,就能让她变得疯狂起来。
    不是吗?

    不可否认,无论他的长相及身材,都属於名模级数的帅哥,只是以我对他的认识,知道他是那种瞻前顾后、畏首畏尾的软弱个性,也因此,我如果不使一些手段,又怎能和他產生肌肤之亲?

    可是当我和他做完爱后才发现,他似乎还感受不到我这浓烈的爱意……
    「我以后该怎麼面对他?」

    我边让莲蓬头倾泻而出地温热水花,浇灌我滚烫的脸颊,边思考想著这个难以向人啟齿的曖昧问题。

    这一夜,我失眠了!

    ※         ※         ※几乎一夜没睡的我,在天还濛濛亮时,就到住家附近的公园散心,然后在经常光顾的早餐店,买了一大堆早点回家。

    我刚进门,就看到老妈露出不可思议的夸张表情盯著我。

    「哟?今天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呀?还是你根本就彻夜未归,所以才会提著早点回来做做样子?」

    「哪……我哪有!」

    「嗯……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疯跨年,疯到参加完元旦升旗典礼才回来。」
    老妈说到这裡,忽然话锋一转,「对了,你妹呢?

    她不是和你一起参加跨年晚会吗?」

    「啊!呃……她应该还在睡觉吧?」我偷瞄她的房门一眼,心中惴惴不安。
    「嗯……这个小懒猪,她只要一放假就像动物进入冬眠期……欸!真拿她没办法。对了,我听说她最近和男朋友分手了,你这段时间最好多注意她一点。因为以她那种敢爱敢恨的个性,我真怕她万一想不开,做出什麼傻事来……」

    「不会啦!昨天和她在一起,她看起来还满开心的,应该已经没事了。」我嘴裡这麼说,可是心中始终七上八下。

    我怕她万一不小心,说出了昨晚发生的事的话,我该怎麼办?

    就在我心神恍惚之际,她驀然走出房门,脸上洋溢著开心的笑容说:「妈,哥,早呀!」

    「哇!今天是怎麼了?虽然说双胞胎有特殊的感应,可是从小到大,我根本没看过你们这对龙凤胎出现这种情况……」

    「嘻嘻,说不定是我昨晚许的愿望实现了唷。」

    「妳许什麼愿?」老妈一脸好奇。

    「我希望,我们一家人都能永远住在一起,开开心心过生活……」她忽然对我眨眨眼,嘴角漾著诡异地狡黠笑容,「哥,你说呢?」

    直到这一刻,我终於恍然大悟!

    「完」